http://www.buxbusters.com

透过数字分析当前日本社会劳动力现状

  日本社会劳动力不足,已是老生常谈,那么当前日本社会的劳动力组成架构到底如何呢,让我们通过一组数据一探究竟。

  据日本总务省公布数据,日本15~64岁的“适龄劳动人口”数,2015年为7592万人,预计到2030年会降至6773万,到2050年进一步降至5001万人。当然这个数值仅为大致推算数据,具体里边还包括了无法正常劳动的人(如残疾人等)。另外随着延迟退休等政策驱使,高龄者劳动人口也会带来一些涨幅,但这点增量对于总体下降的劳动人口数来说,简直微不足道。

  2002年3月,日本总从业人数为6297万人,2018年同期增加至6620万人,16年时间总计增加323万人。再细分析至具体某个行业的从业人数增长情况,我们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其中,从业人数增长最多的是“医疗、社会福利业”,总计增加了332万人。这个数字,升至超过了刚刚提到的16年间日本总从业人数的增加量。日本社会高度老龄化,看护机构数量猛增,市场需求拉动从业人员数量急剧增长。

  与之相对的,建筑业、制造业的从业人数分别减少了127万人与157万人。原先从业人员年纪越来越大,社会其他行业也都处于确认状态,导致选择属于体力活的建筑业的从业者数量越来越少。另一方面,随着工业化发展,许多作业由机器代替了人工,日本本身还是科技强国,科技的进步也淘汰了一批基础工作者。

  从2002年到2017年的15年间,总从业人数增长最多的西方是东京都,共增长了135万人。其次是神奈川县,46万人,爱知县排名第三,25万人。

  大阪府、兵库县、福冈县、冲绳县等均有少量上涨。也就是说,除了冲绳县外,其他增长的地方无不是大都市。

  与之相对的,总从业人数减少最多的北海道,共减少了8.9万人,其次是新泻县,8.5万人,长野县排名第三,7.7万人。再细看其他从业者减少的那些城市,虽然减少的数量没有排在前列,但本身从业人数基数就小,换算一下流失的从业人口比重反而更高。

  越是发达的大都市,越不缺优质劳动力,而越是偏远、落后的地方,就渐渐地失去了竞争力。长此以往,日本社会将会出现严重的社会两极分化的现象。

  以美国为例,美国各州之间,从税收到法律等,都呈现出了很大的差异化,各州之间为了引进新兴产业、优质人才,施行各具特色的优惠政策等来吸引人才。反观日本,各自治体虽然有一定的空间可以制定适合自己的政策,但实际上,各自治体之间施行的政策大同小异,完全没有发挥出各个自治体专属、特色的资源优势。

  交通优势、观光旅游资源优势等,各自治体尽量结合自己的优势资源,施行地方特色的“优惠政策”,强化优势的同时也能吸引外地的人才前往。

  从政府角度来说,在各自治体极力展示、强化自己的优势资源时,需要做的就是把控整个国家、社会的产业核心不动摇。通过极具竞争力的人才政策,吸引高质量人才参与到核心产业中来,整个社会产业运作才会得到良性循环。也只有核心竞争力得到保证,日本才有能力应对激烈的全球竞争

  以上方提高的“农业、林业”从业人员为例,2003年3月,其总从业人员为242万人,而到来2018年3月,数据降至204万,降幅接近15%。2017年,日本农业从业人员的平均年龄高达66.7岁,若这个情况没有得到改善,再过10年,很难想象日本农业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至少不是好的那种。

  虽然日本政府一直治理与“扶持”日本农业发展,每年支出巨额补贴,大幅花费的同时,是不是应该考虑农业产业改革?日本农产品以安心、安全、品质佳等优点,打造出来属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但价格过高,很多海外顾客望而却步。如果能有效的推进现代机械化、土地集约化,降低生产成本,是不是就能推进农业产业向前发展。

  近年来,关于延迟退休的讨论从未停息,从65岁到68岁到70岁,日本政府养老金储备吃紧,早已是人尽皆知。而日本的一大部分老人,也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下开始认真思考延迟退休、退休再就业等“老年生活”。

  据日本厚省劳动省统计,2017年日本境内约有128万外籍务工人员,,其中2018年1年增加来49万人,这10年间日本境内外籍务工人员(其中包括留学生、资格外劳动、技能实习生)总数呈翻倍增长。

  日本本身并不是移民国家,而这些年为了引起外国劳动力,通过一些列的人才政策吸引了一大批外国人员赴日务工。

  活用国内高龄劳动力、推进女性就业等,光靠日本本国的劳动力结构调整显然已经无法弥补日本社会几百万的劳动力缺口。在保证本国劳动力结构趋于完善的同时,扩大引进外国劳动力才是今后日本政府最当务之急的课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