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uxbusters.com

胡谅伦接受杂志社独家专访首度出面回应质疑

  胡谅伦接受杂志社独家专访,首度出面回应质疑 一桩旧案牵出的“官商恩仇录”

  “30年前,创业时被人拽着小辫;30年后,老了、要退休了却又被人戳着脊梁!“ 7月17日上午,在城阳区广源发集团办公室,看到当天网上媒体刊发的《青岛前检察官蒙冤三年改判无罪背后:民企老板与警方高层多次权钱交易》的文章之后,胡谅伦苦笑几声,眼里充满了尴尬和无奈。几年来,因为高祀君案,他被各种质疑和谴责包围,、权钱交易等标签贴满了他的生活,但作为曾经的全国劳模、知名民营企业家,他从来没有对此进行过正面回应。但这次,在《祖国》杂志社记者多方连线下,他竟然破天荒的同意接受专访:“有些真相,还是需要让全社会知道,我虽然不代表正义,但也不能让正义被人利用和践踏!”

  “高祀君这三个字就像梦魇一样,笼罩了我大半生!“谈起两个人的相识,胡谅伦表情凝重,他说如果有选择,他倒宁愿当初不接受高祀君的帮助。据胡谅伦回忆,1985年,刚开始创业的他接下了青岛碱厂一化工车间拆除的活,但因为拆除工程需要一些专业设备,当时他们公司根本买不起,为了保证工程顺利完工,他向当时碱厂服务公司的经理求助。工程顺利结束后,为了表达对该经理的感谢,公司供销科长胡培忠给了该经理两千元现金,让他请服务公司的弟兄们吃个饭。1989年,该经理被举报涉嫌受贿,沧口检察院经济犯罪科负责案件侦办,因为涉嫌向其行贿2000元,胡谅伦和胡培忠被带走调查了两天,“他主动过来给我说,我牵涉的事情已经查实,性质很严重,但是他可以放我一马。”胡谅伦口中的他,就是时任沧口检察院经济犯罪科负责调查该案的高祀君。

  虽然案子已经过去30年,沧口检察院经济犯罪科的一名退休老干部对此依然记忆犹新,“他俩应该算是不打不相识吧,就从这个案子开始的恩仇三十年。“

  “仗义“放过胡谅伦一马后,高祀君逢年过节都会来企业“嘘寒问暖”,胡谅伦对高祀君心怀感激,每次都能让他满载而归,期间高祀君也通过自己检察官身份,主动拿多起案子向胡谅伦进一步示好。此后,胡谅伦的生意开始风生水起,1994年组建青岛广源发集团,并先后荣获山东省“富民兴鲁”奖章、山东省劳动模范、“尊师重教”先进个人、“全国优秀乡镇企业家”等称号。2000年,胡谅伦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山东省优秀员,而此时,广源发的事业也到达了顶峰,从一个只有几个员工的废油加工厂,成长为一家拥有18家子公司、4800余名员工的的 “中国500强企业”

  “也许是当时太珍惜全国劳模荣耀了,才会一步错步步错!“胡谅伦说,随着他事业越做越大,已经调市北检察院任职的高祀君隔三岔五找到公司,总是先从当年碱厂行贿案开始寒暄,然后变着法儿的提出各种要求。2003年底,高祀君再次来到胡谅伦办公室,说是自己的一个亲戚在辽宁省工业安装公司,要求把广源发集团蓬莱沥青公司安装工程的活交给他们干,“他当时是市北的检察官,而且我怕他把当年的案子翻出来,所以只能听他的!”

  “他后来胃口太大了,既要整个工程又要增加工程款,我觉得他虽然帮过我,但绝对不值几百万!”对于反目的原因,胡谅伦说其实就是钱数的问题。双方交恶之后,高祀君利用自己检察官的身份,四处放风说要把广源发整垮,要把胡谅伦办进去,彼时已经成为全国劳模、优秀企业家的胡谅伦,非常爱惜自己来之不易的荣誉,面对身为检察官的高祀君各种挑衅、威胁,原本想忍气吞声、息事宁人的胡谅伦,只能委托律师报案寻求公安帮助。

  “一个检察官一个富商,两人当年合作好的话肯定就是另一个版本;但两个人较起劲来,肯定是动用各种资源维护自身利益、避免被对方整到!”对于此后双方的多次“交锋”、案情的反复变化,为广源发集团代理该案的刘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他一直把自己打造成‘蒙冤’形象,来获得全国网友的同情,可是他有没有想过,一个新注册的无资质、无资金、无队务的皮包公司,是如何获得广源发集团重点建设工程的?”“后来翻脸了,到处揭发人家权钱交易、利益输送,如果当年没翻脸,是不是也是一个权钱交易的典型?”在上游新闻的稿件发出之后,大量的网友跟着产生了质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