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uxbusters.com

三 刀枪炮子伦理和社会人儿精神

  一个地区的衰败和兴起,其决定因素不仅是经济上的,同时也是文化上的。正如马克思韦伯在其著名的《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讲了这么一个道理:。考察下来,东北社会有哪些显眼的文化现象呢?一是社会人儿文化,二是体制依赖权力崇拜文化,这些文化基质都对东北的转型和发展有很大的阻碍。

  外乡人对东北有种戏虐式看法——东北特产黑社会。那东北到没有黑社会?有啊。下面我简单说下东北黑社会性质组织简史。

  东北历史虽然短暂,但是在1949年前一直处于动荡状态,加上敢闯关东的都是胆大得主,所以东北在建国前土匪众多,你可以称他们为胡匪、胡子、绺子,也可以叫他们“刀枪炮”,意味他们有大刀,洋枪,火炮(小土炮)。

  在时代,一切牛鬼蛇神全镇,别说土匪了,流氓混混都没存在空间。但是文革之后,社会空间一松,东北的一些闲散流氓开始在社会上打打杀杀,甚至形成小团伙。其实任何国家在新旧制度交替或社会转轨过程中,都会出现黑社会成长的问题。东北是个老工业基地,计划经济色彩尤为浓厚,所以在变革期社会秩序产生了涣散,滋生了一些蛆。这种状况在东欧、俄国更为严重,请参看我写的文章《苏俄黑帮帝国》。

  搞出动静比较大的黑道人物在东北依然被称作刀枪炮。东北的刀枪炮以哈尔滨、佳木斯(九十年代佳木斯被称作是贼城)、鸡西等地的团伙最为猖镢。成员大多都是老工业基地游手好闲的工人子弟,靠强买强卖或用暴力垄断一些产业盈利,所以当年刀枪炮之间经常火并。

  比如哈尔滨毛四等几个刀枪炮团伙,为抢地盘,几度刀枪相见,在外区打、在矿上打,最后在市内火车站前、市领导办公和居住的红旗大街上展开枪战,火并中致使多人伤亡。再比如尚志市刀枪炮满国林,在决战前编了一个鼓舞士气的顺口溜:“大哥有难, 速来参战, 扛着大刀, 决以死战”,演小品呐。

  说到东北最著名的刀枪炮,得数乔四了,乔四原名宋永佳,(1948年-1991年6月9日),是1980年代末哈尔滨势力最庞大的黑社会首领之一,心狠手辣,手下一帮打手,开奔驰,建小别墅,混的很狂,最终过于招摇,1991年被人民公安逮捕,在一个荒坡被崩了。但是乔四死后,关于他的传说却越来越玄,什么网上传的乔四爷夜夜当新郎啊,超车啊,整的他好像在东北一手遮天一样。但是细讲起来乔四是搞拆迁起家的,干苦活脏活的,虽然心狠手辣,但是能量不大。其实这样的地头蛇,中国当年严打各地都能拔掉几个类似的。

  所以说什么刀枪炮,专政铁拳一认真这些臭鱼烂虾全歇逼。九十年代中期,东北地区由于各种因素累加,治安下降,公安部门开展围剿刀枪炮活动。比如1995 ,仅哈尔滨南岗区在 8 月份专项打击刀枪炮团伙斗争中,先后组织 800名民兵配合公安部门打掉刀枪炮团伙34个,破案124起。1996年,哈尔滨打掉“刀枪炮”团伙52个,抓获重大在册逃犯1017名,收捕刑事犯罪分子11479名。

  所以九十年代之后,所谓牛逼的刀枪炮们,该进监狱进监狱,该回家回家抱孩子,该洗白的洗白做幕后大佬,刀枪炮时代已成历史。而且根据2013年《东北地区有组织犯罪特点、成因及预防》一文对东北刑事犯的分析,目前东北真正属于固定、有组织的犯罪团体只占犯人的5.7%。这说明东北地区的有组织犯罪程度其实并不高。

  搞笑而诡异的是,尽管东北并没有那么多真正的黑社会,但东北的确存在着社会人儿文化——装作幻想自己是“道上”人物,并以此为荣,而且这种文化深入东北社会的肌理。

  比如辽宁那边管在黑道上立威叫做“立棍儿”,煞威风叫“撅棍”。值得注意的是,“立棍”与“撅棍”并非黑社会独有的切口,而是一度非常流行的民间语汇。以至于在前些年沈阳市法院的判决书上常常出现这样的用语:某某某一贯横行立棍……

  再比如,在东北经常能看见穿着打扮像混社会的人物,其标准形象为膀大腰圆,或者瘦成鱼刺。发型一般为炮子头(半寸、圆寸、盖儿头、秃头)。颈部有饰物多为金链子(特别粗大的那种)、佛珠、玉坠等。胳膊上带着纹身。手里拿着一个小包,走路有时候弯着腰,远处看去,像刚从海里捞出来的皮皮虾一样。嘴里说话非常痞,似乎是个狠角色。

  但是细一打听,这种社会炮子很多根本不是黑社会或者混混,也许就是倒腾蔬菜的、开牙诊所的、五金店的、厨子、修车的、买衣服的、剪头的……他们就是喜欢整成这个造型,觉得这种形象比较狠,比较霸道,比较有范儿,你可以理解为一种变种cosplay。

  但往深了讲,这种社会人现象本身说明了东北底层文化里有一种对暴力崇拜的色彩,一种草莽秩序,即谁狠谁牛逼,谁拳头大谁是爹,什么现代法律秩序和契约精神,都去你妈地。这种很原始很前现代的思维,你觉得适合社会的创新和商业发展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