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uxbusters.com

胡适先生认为大学教育的真正宗旨是什么?

  胡适先生曾在《介绍我自己的思想》中向中国的少年读者宣称:“从前禅宗和尚曾说,‘菩提达摩东来,只要寻一个不受人惑的人。’我这里千言万语,也只是要教人不受惑。”在他看来,一个人应该要对事情有自己清晰的认知,而不是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如看到一个现象的发生,不仅仅从表面去解决它,而是要了解背后的深层次的原因,从根上彻底解决。要有独立的人格,就要敢于质疑权威,不怕报复。胡适先生不仅是如此说,也如此做。他认为蒋介石讲得不对,当面就敢直说:“总统,你错了。”

  胡适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之一,曾任北京大学校长、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中华民国驻美大使等职。“多谈些问题,少谈些主义。”是胡适大学办学宗旨。胡适秉持“学术自由”及“兼容并包”的大学理念。“教育救国”是胡适教育作用论的核心。他认为,教育是解决中国问题的最根本的出路和最长远的打算,唯有教育能够拯救中国。在胡适看来,高等教育尤其与救国紧密相关。1912年,他在《非留学篇》中说“留学乃一时缓急之计,而振兴国内高等教育,乃万世久远之图。”胡适坚定的认为教育是“百年树人之计”,是救国之根本。要救国,“只有咬定牙根来彻底整顿教育、稳定教育、提高教育的一条狭路可走。”他在欧美旅历回来后,曾提出,欧美领袖人才辈出,都是大学所造就,如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工业革命等都是大学的产物。因此他急切希望中国的高等教育能加快改革,以便能够但此重任,为国家培养领袖人才。他指出“在今日的中国,领袖人物必须具备充分的现代见识,必须有充分的现代训练,必须有足以引起多数人信仰的人格。这种资格的养成,在今日的社会,除了学校,别无他途。”由此可以窥见,胡适认为大学的培养目标就是为国家培养领袖人才。

  胡适选择了“西化”较深较全的文化建设道路,将传统与“旧”、“落后”连在一起,而将西方文化看作是“新的”、“进步的”,他批判中国传统教育说“中国旧籍是经不起读的。中国有五千年文化,四部的书已是汗牛充栋,究竟有几部书应该读,我也曾经想过,其中有条理有系统的精心结构之作,二千五百年来恐怕只有半打。”他希望“让那个世界文化部分和我们的老文化自由接触,自由切磋琢磨,借它的锐气来打掉一点我们的老文化的惰性和暮气等”。因此胡适执着于中国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的全盘“美式”转轨,大力输入西方现代教育理念和方法。

  胡适认为大学的宗旨在于弘扬光明正大的品德,在于使人弃旧图新,在于使人至臻完善的境界。知道应达到的境界才能够志向坚定;志向坚定才能够镇静不躁;镇静不躁才能够心安理得;心安理得才能够思虑周祥;思虑周详才能够有所收获。每样东西都有根本有枝未,每件事情都有开始有终结。明白了这本末始终的道理,就接近事物发展的规律了。古代那些要想在天下弘扬光明正大品德的人,先要治理好自己的国家;要想治理好自己的国家,先要管理好自己的家庭和家族;要想管理好自己的家庭和家族,先要修养自身的品性;要想修养自身的品性,先要端正自己的心思;要想端正自己的心思,先要使自己的意念真诚;要想使自己的意念真诚,先要使自己获得知识;获得知识的途径在于认识、研究万事万物。通过对万事万物的认识、研究后才能获得知识;获得知识后意念才能真诚;意念真诚后心思才能端正;心思端正后才能修养品性;品性修养后才能管理好家庭和家族;管理好家庭和家族后才能治理好国家;治理好国家后天下才能太平。上自国家元首,下至平民百姓,人人都要以修养品性为根本。若这个根本被扰乱了,家庭、家族、国家、天下要治理好,那是不可 能的。不分轻重缓急,本末倒置却想做好事情,这也同样是不可能的!

  “孔雀有毒,不掩文章”,“罂粟花艳,其害尤烈”。自然生态,善恶兼并、美丑并存,对于胡适也是毁誉参半,褒贬不一。他是旧中国的学者和政客,曾经是五四运动的功臣,后来又沦为中国人民的罪人。

  作为文人和学者胡适,他对于中华传统文化很有造诣,较早接受西方文化影响。五四运动前后,他运用新的学术眼光,积极提倡白话文,写出过《中国哲学史大纲》和《白话文学史》,研究过《红楼梦》、《水经注》等经典著作,校出不少疑难问题,是当时研究这些领域的集大成者。胡适当过北大多年教授,后又历任北大校长及“中央研究院”院长职务,由此教育和培养了许多青年学生,对于组织和培养科学队伍、开展科学研究作出过一定贡献。在五四运动时期,胡适写文章、作演讲,从事新文化运动,并热心支持青年学生的革命活动,影响很大。青年在北大期间曾多次登门求教,后来在湖南办《湘江评论》,也受到过他的帮助和支持,曾经尊称他是自己的“老师”。这些历史功绩无疑是应当肯定的。

  胡适的根本错误在于始终错误坚持两个原则:第一是不赞成革命,第二是不赞成反对帝国主义。这两个“死结”,注定了他后来坚决站在反人民的政治立场上,成为反动派的“诤臣”、“忠臣”,在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斗争中,充当了不光彩的角色,产生过重大负面影响。

  念及胡适早年的文化历史功绩,和主席一直对他很关心,多次捎信传话,希望他能幡然悔悟,回到人民中间来,但都遭到他顽固拒绝。综观胡适的一生,功罪相并,但罪大于功,而给我们最重要的一个教训是,中国不能搞资产阶级自由化,此路不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